光伏擴產卷土重來 管理層緊急出手防過熱

發布時間:2018/4/10

去年底至今年一季度末,中國光伏業界的擴產消息不絕于耳。

據粗略梳理,僅僅在上游,保利協鑫宣稱其于新疆建設的總產能為6萬噸的多晶硅生產基地,將在2018年完成前兩期4萬噸的投產;幾乎同時,通威股份表示,其規劃的包頭5萬噸以及樂山5萬噸高純多晶硅項目,也將在2018年各完成一期投產,合計達到產能5萬噸;而在此之前,由新希望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永好的哥哥——劉永行掌舵的東方希望對外宣布了其12萬噸多晶硅項目規劃,根據相關消息,該項目一期3萬噸投產也將在2018年實現。

在硅片環節,2018年1月20日,2017年的A股光伏板塊“盈利王”、全球最大單晶硅制造商隆基股份發布《單晶硅片業務三年(2018年-2020年)戰略規劃》顯示,隆基股份要在2017年底單晶硅片產能15GW的基礎上,力爭在2018年將產能提升至28GW;中環股份則表示將在2018年底,實現太陽能級單晶硅材料合計產能23GW;同時,保利協鑫2017年財報顯示,其硅片產量在去年實現了38%的增長,達到24GW,繼續位列全球第一。

或許正是密集發布的擴產消息,令各界再度對中國光伏可能存在的“產能過剩”表達了擔憂,甚至,在不久前,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勃華都公開表示,“我們要特別警惕產業過熱問題”,“我們非常不愿意2011年左右的時候光伏制造業過剩的情況再次發生。”

不過,在業內外擔憂情緒蔓延的另一面,《證券日報》記者在采訪中也聽到了別樣的聲音,諸如“光伏產業經歷過2010年-2011年的‘寒冬’,因此不會有誰的擴產計劃是盲目的”;“光伏產業基于其并不是完全市場化的特點,保持一定的供大于求,對技術迭代以及平價上網都是好事兒”;“對絕大多數光伏制造企業,特別是第一梯隊企業而言,擴產是保持競爭力以及攤薄成本的捷徑。”

支持基于技術迭代的理性擴產

2011年,美國率先對中國出口的太陽能電池板發起“雙反(反傾銷、反補貼)”調查,掀起了針對中國光伏業的首輪攻擊。將彼時幾乎是為歐美市場量身訂制的中國光伏產業逼入了“寒冬”。

2013年,堪稱中國光伏“黃埔軍校”的無錫尚德的轟然倒塌。直至今日,業界不少觀點仍然認為“尚德破產重整事件”源于擴產,并視其為中國光伏“寒冬”之縮影,以及業界永遠的警鐘。

事實上,如今仍然屹立不倒的絕大多數光伏企業都經歷了那場“寒冬”,擴產可能引發的種種問題,他們恐怕比誰都清楚。

那么,如今又一輪擴產熱的襲來,究竟基于怎樣的邏輯呢?資深光伏行業研究員、北京先見能源咨詢有限公司技術標準部副總經理王淑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的表述似乎頗具看點。

首先,王淑娟鮮明地表達了“支持擴產,但不支持大規模擴產”的觀點。她同時表示,“企業如果不上新產能,產品就不具備市場競爭力,就會被淘汰,并且企業都希望通過擴產能來攤低成本。”

“光伏行業是一個高技術行業,技術迭代特別快。之前,我做了一個調研,企業從硅片到組件,全產業鏈,生產1GW組件大概需要多少生產人員、銷售人員、管理人員,有的企業是8000多人,有的則是2000多人,有的企業是500人,根本的區別在于一個是老產能,一個是全新的產能。”王淑娟舉例道。

這一觀點得到了數據的有力支撐,根據保利協鑫相關公開信息,以保利協鑫蘇州光伏切片車間為例,相比2011年,如今,該車間人均月產出提升668%,生產周期縮短44.7%,萬片電耗下降76.8%,直接人力下降34%。當然,硅片成本在7年間的快速下降,不僅與擴產有關,更離不開新技術的運用以及智能制造的有效推進。

除了保利協鑫,隆基股份從去年10月份至2018年2月份完成的單晶硅片價格五連降,也充分證明了擴產以及技術進步的重要性。

針對擴產,據《證券日報》記者整理,截至2017年底,隆基股份單晶硅片產能達到15GW,較2016年底提升100%,單晶組件產能達到6.5GW,較2016年底提升30%。

而對于未來,擴產也是光伏早日實現平價上網的重要支撐之一,保利協鑫董事局主席朱共山不久前就曾預測,“在未來兩年內,太陽能發電成本還將減半,最優的太陽能光伏項目發電成本將降至3美分/千瓦時以下”。

管理層出臺政策預防過熱

2013年管理層陸續出臺了“2014年我國光伏發電建設規模擬定為12GW。其中,分布式光伏8GW”、“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的電價補貼標準被定為每千瓦時0.42元”和“集中式光伏電站全國分為三類(按日照時長劃分),分別執行每千瓦時0.9元、0.95元、1元的電價標準(上網電價)”等政策,如今看來,也正是這些政策奠定了中國光伏業此后大發展的基石。

到了2017年,我國新增光伏裝機達到了空前的53GW,讓全世界為之側目。不僅如此,日前知名市場研究機構IHS Markit發布報告,預計在中國持續強勁的需求推動下,2018年全球光伏需求將再創歷史新高,達到113GW。

無論是現實格局,又或是未來展望,似乎都給予了中國光伏產業實施擴產的信心。更何況,IHS Markit研究與分析總監Edurne Zoco表示,“(113GW)這一最新預測接近了全球多晶硅制造商可生產的極限。”

種種原因,中國光伏擴產熱已經襲來。仍然以上游為例,《證券日報》記者掌握的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多晶硅擴產規劃則超過了20萬噸。

而除了上文提及的上游,在中下游,隆基股份宣稱今年6月份,公司會形成5.5GW的高效PERC產能,其中自有3.5GW,另有與平煤合資公司生產的2GW;晶科能源在上饒計劃新增8GW金剛線切片和8GW高自動化光伏組件生產線、中環股份于宜興建設21條全部應用疊瓦技術的單多晶生產線,組件產能將達到5GW。除此外,愛康科技、晶澳、阿特斯、東方日升等企業也都有相應的光伏組件擴產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光伏企業紛紛拋出的擴產計劃都有理由,管理層還是提前對可能發生的產業過熱打了“預防針”。

3月1日,工信部官網發布的《光伏制造業行業規范條件(2018年本)》要求,嚴格控制新上單純擴大產能的光伏制造項目,引導光伏企業加強技術創新、提高產品質量、降低生產成本。新建和改擴建多晶硅制造項目,最低資本金比例為30%,其他新建和改擴建光伏制造項目,最低資本金比例為20%。不僅如此,近期業界傳聞,管理層將對光伏新增裝機做更為嚴格的規模控制,且分布式也將納入管理。



本文鏈接:http://www.regmrc.live/content/?336.html
分享到:
安徽25选5开奖记录 哪个网站码字赚钱信誉好的 农村开洗脚店赚钱吗 mcy怎么赚钱 看视频赚钱是否骗人 没有爱情只能赚钱了 哪些平台能做任务赚钱 小鱼赚钱大v 开一家散白酒加盟店能赚钱吗 微信红包怎么玩最赚钱吗 ios 赚钱脚本 伊甸园注册怎么赚钱的 定投10元能赚钱吗 去日本怎么旅游怎么赚钱吗 库克只会赚钱 违章拍照赚钱软件哪个好 开煤矿赚钱不